北上广深人口集体负增长

北上广深人口集体负增长

建市以来,深圳常住人口首次出现了下滑。

最新的统计公报显示,2022年深圳全市常住人口为1766.18万人,而2021年年末,深圳全市常住人口为1768.16万人,一年时间减少了1.98万人。

其实,不止是深圳,四大一线城市中,全部录得人口负增长。广州2022年常住人口减少7.65万人,是32年来首次负增长。北京2022年减少4.3万人,上海减少13.54万人。全部一线城市人口进入负增长阶段。

四座一线城市,过去一直是人口流入的高地,是年轻人打拼的梦想之地。如今,逃离北上广深,正在从口号逐渐演变为一种事实。

相对于广深,京沪人口负增长相对容易理解,是主动控制的结果。

作为全国第一座减量发展的城市,自2017年起,北京人口已连续六年负增长,累计减少近12万人。此前上海也提出过要控制人口规模,除2022年外,2015年、2017年都曾短暂出现过负增长。

但深圳、广州的负增长,似乎有更多“转折”意味。

六普到七普的十年间,深圳、广州常住人口分别增长713.65万人、597.58万人,是全国增量最高的两座城市。2022年的负增长,是深圳自1979年建市以来常住人口首次下降,对广州同样罕见。

且值得注意的是,包括广深在内,整个珠三角都呈现出流动人口减少的态势。

2022年,广东省外流动人口减少了69.2万人。在珠三角9个城市中,除珠海有1.05万人的增长外,其余城市常住人口全部出现下跌的态势。

数据来源:各地统计局和讯房产整理

对此,专家指出,去年广东省(尤其是珠三角地区)由于受疫情影响,部分行业用工需求下降,一些原来在广东务工的外省流动人口返乡就业。受此影响,去年广东常住人口出现了几十年来的首次下降。在此情况下,深圳、佛山、东莞常住人口减少,并不令人意外。

此外,户籍政策调整也是影响人口规模的因素之一。2021年,深圳户籍政策出现了调整。大专学历不再直接核准落户,将核准类学历型人才的底线要求调整为全日制本科;夫妻投靠基本要求由结婚时间及被投靠人入深户时间满2年调整为满5年;老人随迁将子女入深户时间要求由8年调整为15年;

除了疫情及政策影响之外,专家指出,受房价及生活成本影响,大城市对中低收入群体的吸引力正在降低。在无法保证收入更快增长的前提下,他们在大城市继续生活下去会面临更大的困难。

END

(责任编辑:蒲莎莎 )
评论已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