卫浴产业从热潮到理性,九牧等玩家能否凭智能化“封神”?

卫浴产业从热潮到理性,九牧等玩家能否凭智能化“封神”?

文:互联网江湖 作者:志刚

说到智能卫浴的发展起点,估计要从国人去日本抢购“智能马桶盖“开始。

2015年,吴晓波一篇题为《去日本买只马桶盖》的文章,让智能卫浴从小众产品迅速进入消费者视野,随之智能花洒、智能浴室镜、智能龙头、智能浴室柜、智能淋浴房、智能按摩浴缸等更为丰富的产品,如雨后春笋般从市场诞生,让智能卫浴逐渐深入到普通用户的日常生活之中。

在供给侧改革的大环境之下,带来更多卫浴的个性化需求,九牧、箭牌等卫浴玩家也快速出圈,成为卫浴产业数字化的忠实拥趸。但是,对于行业未来,“智能化”真的能够拨开迷雾,成为行业的破局之道吗?

转型“隐痛”

卫浴赛道很大,“智能卫浴”更是被贴上了“新万亿市场”的标签。但几十年的发展时间,卫浴行业却并没有诞生过一个营收超千亿的强者,不禁让人有些遗憾。

总的来看,卫浴行业具备“高离散”的特性,行业上游的组织紧密度不足,下游的渠道也较为分散,为小企业提供了潜在的生存空间,让行业表现出“大行业,老品牌,小企业”的特征。

发展三十多年,九牧、箭牌等老牌玩家仍然活跃在市场之中,但这些企业想要的显然不仅仅是“活跃”,而是始终在寻求突破自身天花板。近年来,智能卫浴成为了新蓝海,也成为了老牌卫浴玩家实现突破的希望所在。

据观研报告网发布的《中国智能卫浴行业现状深度研究与未来投资研究报告》(2022—2029)显示,预计2016—2022年我国智能家居行业市场规模从620亿元增长到2175亿元。

以核心单品智能坐便器为例,奥维云网线上推总数据显示,2022年我国智能坐便器类产品零售额规模为62.2亿元,同比上涨23.4%,零售量规模为256.9万台,同比上涨22.7%。其中,智能一体机全年零售额规模为50.8亿元,同比上升36.5%,零售量规模为174.3万台,同比上升45.2%,给行业玩家带来了无限想象力。

其中九牧长期专注于厨卫及配套产品的研发和生产,优势在于供应链。比如构筑了101数字工厂等智能制造产业链,全球首创了5G智能马桶灯厂等。且与华为在HarmonyOS达成过合作协议,弥补数字化短板。以智能化为契机,其董事长林孝发曾在2022年的全球营销发展大会上喊出“2030年突破千亿营收”的口号。

箭牌卫浴诞生于1994年,优势在于擅长资本市场借力,受资本认可已经成功上市。箭牌卫浴的坐便器业务发展迅速,覆盖智能坐便器、智能便盖、陶瓷卫生洁具等卫生间全配套产品,已经开始从细分领域的专家朝着卫浴产品的整合者前进。

恒洁卫浴的核心优势则在于渠道。其渠道网覆盖面较广,涵盖400+城市,拥有3000+销售网点。同时,恒洁卫浴非常重视智能卫浴,持续投入智能研发,比如在智能马桶上已经发布了恒流技术和水型切换等100多项专利技术。

需要注意的是,尽管卫浴智能化发展带来了产业结构调整的“窗口”,行业头部玩家纷纷“摩拳擦掌”。但在互联网江湖看来,智能化或许并非万能药,智能化的“面纱”下,卫浴产业存在的问题仍然难解。

我国卫浴产业起步较晚,包括智能化在内的相关核心技术的研发水平仍有所欠缺。因此,行业水面之下存在一定“借鉴链”。

大牌企业相关核心技术的研发水平跟不上海外,产品品质与国外产品存在较大差距,因此,企业在生产技术、产品设计乃至推广方式上,往往会借鉴海外卫浴产业;而国内的中小卫浴企业又往往会借鉴国内的大牌卫浴企业,跟随大品牌企业的脚步,模仿和跟风已成行业风气。

有资深业内人士表示,相互“借鉴”在行业内随处可见,每个企业都存在这种情况,业内少有完全清净的。像每年国外展会,企业高管、设计师都会前来了解未来潮流趋向,智能马桶席卷国内,也跟智能马桶在欧美与日韩的流行有关。

以九牧为例,据天眼查APP显示,九牧厨卫股份有限公司涉及大量司法纠纷,其中侵害实用新型专利权纠纷数量位列第三,随着智能化发展趋势,实用专利纠纷或许也会随之激增。

一方面,这表明卫浴产业的知识产权保护维度仍存在问题,容易导致产品同质化严重,陷入价格战;另一方面,似乎也说明九牧等老牌企业的专利技术缺乏护城河,技术壁垒仍不够坚固。

容易仿造,很难杜绝,结果就是疲于应对,无招架之功。深入观察,九牧的司法纠纷中大多以九牧撤诉为结局。

步入“厚利时代”

家装家居产业所谓相对成熟的格局,在面对创新到来的时候,表现得更加脆弱。在当今时代,科技创新不再是可有可无的点缀,已成为产业生存发展的必需,尤其是在当下。

在互联网江湖看来,卫浴产业未来发展路径本质上以智能化为产品表现,以数字化为产业底色,最终满足的是消费者卫浴健康化诉求。企业需要以此为核心,不断寻求技术突破和应用创新。

产品智能化视角下,智能卫浴大致面临两个:

一个是仍然缺乏全局生态能力。智能家居“单品为王”的时代已经结束,不能融入生态的智能产品都不是好产品,只有拥有与整个智能系统生态链接的能力,才能拥有更顽强的生命力,而目前智能卫浴领域的各个智能化产品之间关联度仍然较弱,缺乏整合。

另一个是卫浴产品的智能化能力尚且不足,大部分智能卫浴产品离‘刚需’还差点意思。以智能马桶为例,在2015年国内智能马桶进入高速增长时期。但从市场渗透率来看,到目前为止国内智能马桶的渗透率仍不足5%。

再加上技术研发难,被“借鉴”概率大,老牌卫浴企业智能化发展并不容易。目前来看,智能化对营收的贡献仍然不是太大,增长缓慢。

以箭牌为例,据财报显示,2022 年,箭牌家居智能产品收入约18.88亿元,占其营业收入比例为 25.12%,同比增加 1.84 个百分点。

至于九牧,由于尚未上市,营收数据仅能凭借公开资料进行猜测。2018年,九牧曾宣布其销售额在2017年突破百亿,实现了当年的目标。

有意思的是,2020年8月27日,福建省工商联在福州发布了“2020福建省民营企业100强”,九牧集团有限公司以63.158亿元排在第47名。作为半官方机构,福建省工商联的权威性比较可靠。不知为何,在发力智能化的阶段,其营收反而明显下跌,令人困惑。

根据九牧之后公布的数据,2021年的营收为152亿元,同比增长35%,又站到了百亿之上,这其中或许也有智能化的功劳,不过距离其千亿目标仍然相距甚远。

当然,智能化本身也可以作为品牌的“装饰”,用来提高品牌知名度,亦或者为了在资本市场讲出更好的故事。据了解,2022年11月福建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公示了拟列入2022年度福建省重点上市后备企业名单,九牧名列其中。据悉该名单由企业自主申报经有关部门审核后发布,这表明九牧也有了上市的规划。

产业数字化视角下,九牧等卫浴企业扮演的更像是数字化末端“闭环者”的角色。

产业数字化是整条产业链的数字化,在全面拥抱数字技术与数字平台的当下,卫浴相关企业可以通过数字技术企业的赋能加快数字化脚步,但自身数字化转型同样是重中之重。

对于九牧等老牌企业来说,需要亲自面对消费者,做好智能卫浴产品如智能马桶的安装、维护以及售后,相当于最好整个数字化末端的闭环工作,而这一步也是最容易出现纰漏的。

以智能马桶为例,在“黑猫投诉”平台搜索“智能马桶”等关键词,可以发现上千条投诉内容,如货不对板、维修困难、挂污严重甚至马桶盖爆炸等等。当然,这些问题仍属于需进一步考证,我们对此不置可否。

也有使用智能马桶的消费者曾表示,由于家庭所在区域智能马桶普及率较低,存在缺乏备用配件零件以及维修人员短缺,维修能力不足等问题。

事实上,在马桶等卫浴产品具备电气属性之后,相比传统产品故障率将会更高,而且由于内部结构复杂,维修也具备了一定门槛,消费者很难靠自己解决使用过程中出现的问题。

因此,数字化服务在未来的重要性愈发显著,传统卫浴时代“重产品,轻服务”的行业习惯也需要企业进一步转变。

卫浴产业的智能化,本质上也是产业从薄利时代步入厚利时代的一个过程。

传统卫浴产业附加值较低,主要靠走量来提升企业价值。如今从大环境来看,受房地产市场影响,接下来卫浴产业增速或许有所放缓,卫浴企业更应该深入发展智能化,做厚利润,向智能卫浴时代迈进。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互联网江湖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(责任编辑:王治强 HF013)
评论已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