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力地产联合创始人张力辞职,曾卷入行贿风波

界面新闻记者 | 王妤涵

广州房企富力地产将告别近三十年的“双老板”时代。

12月29日晚间,富力地产(02777.HK)发布公告称,由于需要投放更多时间及精力于其他事务上,张力自12月29日起辞任公司董事及行政总裁。

富力在公告中表示,作为公司的联合创办人,张力近三十年来为管理公司的重要角色,并为集团奠定了重要基础。

富力地产是房地产行业内少有由双老板控制的公司。1994年,张力和另一位创始人李思廉在广州共同创立这家公司,并于2005年在港交所上市。富力地产随后发展成为以房地产开发为主营业务,同时在酒店发展、商业运营、文体旅游等领域多元发展的综合性集团。

现年70岁的张力和65岁的李思廉分别持有富力地产各约28%的股份,在日常运营中两人各有侧重,李思廉把控销售及财务管理,张力则负责投资拿地、开发建设等。

多年来,张力与李思廉双方维持着一定的默契与平衡。在官网、年报乃至《致股东信》中,两人基本都以并列的形式出现。

然而,这种平衡在近一年来张力涉及到一宗行贿风波后,开始产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2022年12月,张力因行贿被美国通缉,引发热议。彼时的法庭清单显示,张力涉嫌在旧金山前公共工程局局长穆罕默德·努鲁于中国度假期间,为其支付酒店住宿费并赠送礼物,行贿总额估计在4万到7万美元之间。

与行贿案有关的项目和富力地产这家上市公司并无太大关联,是张力个人公司Z&L Properties Inc负责在美国旧金山开发的一个大型的住宅和商业综合开发项目——555 Fulton项目。

但行贿案对于富力却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。张力曾长期滞留海外,对于较早就出现流动性危机的富力来说,恢复正常运营的难度进一步加大,海外资产的处置也出现问题。“双老板制”的日常运营也就此受到阻碍。

2023年7月,张力与检察官达成协议返回中国后,和李思廉在7月底一起出席了广州富力医院的开院仪式,活动上,李思廉代表富力致辞,张力却只现身了合照环节,这也是张力最后一次公开露面。

如今,张力辞任后,也给富力地产的“双老板制”彻底画上了句号。

富力地产曾在房地产高速发展阶段成为全球最大豪华酒店业主。2017年7月,富力接盘了万达手中的77家酒店,总耗资199.06亿元。这笔交易在当时看来极为划算,相比万达原计划卖给融创的价格,打了近7折。

但这笔高额交易并未给富力此后的发展带来太多助力。从收购这批酒店资产后,富力的整体酒店业务并没有贡献利润,反而遭遇持续亏损。过去三年,在房地产整体下行的背景下,这些“短债长投”的重资产酒店成为富力最大的负担。

在此轮房地产行业调控周期中,富力地产也是较早出现流动性压力的企业,最早从2019年开始,就先后启动了出售资产、股权融资、减少拿地等举措来缓解现金流压力。

2022年3月,富力地产的境内债出现了到期无法兑付的情况,在公开市场正式违约,与此同时开启债务展期的相关工作。

同年7月,富力地产完成了总额超49.44亿美元的优先票据重组,并将债务整体延期至2025年、2027年及2028年到期,延长期限3-4年不等。

2022年11月,富力地产再发布公告称,8笔境内公司债券的整体展期事项通过了债券持有人会议的表决通过,展期后8笔公司债券的加权平均到期期限从约4个月成功延长至3年以上。

就此,富力成为国内首家实现境内及境外债券全部整体展期成功的房企,展期债务合计人民币约466亿元。

即便富力地产境内外债务重组进度远超一众房企,但在房地产行业整体下行的背景下,富力目前的处境依旧不容乐观。

据半年报显示,2023年上半年富力地产录得净亏损约49.78亿元,较2022年同期的68.99亿元下降27.8%;归母净亏损51.09亿元,较2022年上半年的69.2亿元下降了26.2%。

销售方面,2023年1-11月,富力地产实现总销售收入约187.8亿元,同比下降约48.39%;销售面积达约127.48万平方米,同比下降了约52.74%。这一规模与高光时刻相去甚远,2020年富力地产的年度销售额曾达到1388亿元。

在债务重组后,富力地产虽获得一定喘息时间,但债务危机仍未解除,现金流管理仍然处在高压状态之下。

截至2022年末,富力地产包括受限金额在内的现金总额为123.0亿元,较2021年同期减少88亿元;同时,其资产负债比率为170.8%,同比增加40个百分点,净负债率高达170.8%,现金总额(含受限)123亿元,自由现金流仅有21.77亿。

因此,这两年在债务危机爆发后,富力一直未有拿地动作,而将重点放在出售项目换取现金流上。

2022年,富力地产就曾以12.45亿元出售北京、福州、镇江的3间旗下酒店。在海外市场上,据富力地产在半年报中透露,其也在就数个海外项目与买家进行出售相关的尽职调查,预计在年底前完成。

富力地产还表示,在接下来的时间内,“将继续出售非核心酒店及投资资产,以产生流动资金用于还款及营运资金用途。”

Previous Post Next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