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济学家任泽平为房地产出了三招,组建住房银行收购开发商的房子

对于房地产谁都能评价几句,能发现问题者众多,然而并非谁都能解开这道死循环的题目。如今的房地产正经历着很多中年男人的烦恼,比如头发问题等,心里清楚原因所在,可就是多年的习惯无法改变。

经济学家任泽平在关心男人头发之余,也非常关心房地产问题的化解。

1月30日,任泽平发布文章称,广州大幅放松限购,拉开了一线城市放松限购序幕,未来一线城市取消限购是大势所趋。而一线城市改善房起主导作用,预计此轮释放的购买力会比较大。

同时他认为,未来三招可救房地产:全面取消限购、降息降准、组建住房银行。对于他提到的这三点建议,大家是否认同呢?我们一一解读。

第一,当前是全面取消限购的良机。

任泽平认为,由于现在房地产市场低迷,确实是取消限购的良机,顺应人口流动趋势,是不变的经济规律。我想对于行政调控本身就是权宜之计,所以适时退出并没有什么问题。更何况,房地产供求关系已经发生重大变化,这是国家给的定调,政策调整是大势所趋。

现在全国二线城市基本上也都没什么城市限购了,苏州也已经全面取消限购,就连一线城市的广州都突破预期的限购政策了。限购是权宜之计,实际上短期内也不用担心楼市会过热,如果担心,待市场稳定后也可以启动新的税费机制。

可以说,取消或松绑限购对于市场活跃能起到一些理论上的助推意义,不过也要分城市,毕竟当今市场分化严重。比如一线城市之所以迟迟没有完全放开,就是因为有这个的担忧。很多三四线城市即使放开,也可能很难有太大的效果。

所以,料定一线城市松绑限购也是大势所趋,只不过会因区施策或者局部放松,上海也在1月30日发布了限购松绑的政策,现在大家目光集中在北京上,就看北京如何引领全国楼市了。

不过,我虽然认同任泽平的限购松绑,但是我个人认为即使限购松开,对于大多数城市来说依然难有预期效果。毕竟限购松的不是购买力。

第二,降低利率,包括居民和房企,也包括二套房存量房贷利率,通过降准降低银行负债成本。

刚刚说到取消限购不一定能带动市场购买力,所以就要在购房成本上下功夫。对于这一点,大家都没有意见,因为无论如何给购房者降低购房成本都不为过,当然,房企的成本也不低,他们压力也很大,从政策看,也在有意识引导为他们减压。

可是降低房贷利率对银行来说会不会有利益损失呢?任泽平建议通过降准来降低银行的负债成本。应该大幅降低存量利率,之前降低了首套,社会反响很好,二套的也应该降低,这是善政。

所以,我相信未来无论如何降低购房门槛,最重要的还得降低购房成本,要让购房者看到希望。毕竟最终买单者是购房者。不过我认为千万不要再拿涨房价来刺激需求了,一定要允许房价下跌,虽然房价需要稳定,但是不破坏市场的情况下,适度下跌是有好处的。

第三,组建住房银行,来收购开发商的土地和商品房库存,以用于租赁房保障房。

这一点或许比较有争议。任泽平认为,本来开发商手里就有那么多库存,如果额外再新增供地用于租赁房,将导致巨大浪费。开发商有了钱可以继续拿地,土地财政就会恢复,就可以循环起来。如果采取长短相结合措施,有望促进房地产平稳过渡,为中国经济复苏和就业贡献力量。

不过在这里我有一点疑问,开发商既然有那么多库存,就应该及时去库存,即使被收购后明天有了钱,他再继续拿地盖房子,就一定能保证后天能把房子卖出去吗?又如何轻易循环起来呢?

还有,组建银行收购开发商库存,这个钱又有谁来出?用国家的钱让开发商玩吗?

任泽平提到的三招的确对楼市有一定的刺激作用,但我认为并非根本,很难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最大的问题还是一种人为的依赖,戒除这种依赖,更大的是观念上的改变,又谈何容易呢?

无论如何,专家能够给出一些自己的思路来还是值得肯定的,也值得探讨和实践,至于能不能落地那是后话。

Previous Post Next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