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深度】房地产红利不再,学土建的状元们陷入职业困局

【深度】房地产红利不再,学土建的状元们陷入职业困局

界面新闻记者 | 王婷婷

界面新闻编辑 | 彭飞

今年的上海万圣节,让建筑生们“破防”了。

这是一个不同以往的万圣节,年轻人们穿着创意十足的服装走上街头,从手握79元花西子眉笔的“李佳琦”、 打印照片贴脸的“唐僧”、到“这英”、“乙方”,“万圣节”被过成了“万梗节”。

起初看到这些,刘香还在感慨上海的包容、创意与活力。直到她看到一名建筑学coser坐在马路台阶上向路人“乞讨”,她差点泪目,“他在演我,真的狠狠共情了。”

刘香告诉界面新闻,现在土建专业已经成“梗”了。在她看来,还是与房地产行业迅速滑落有关,在她入学(2010年)的时候还是香饽饽专业,都抢着进,但现在都在劝退。

已经转行成功的张洋正在社交平台劝退想要报考建筑学的人,“别报建筑,别报建筑,能劝退一个是一个。”

之所以这样说,是因为近两年以来,不少设计院都出现降低基本工资和奖金比例的情况,加班成为日常,工作内容越来越复杂且容错率越来越小,属于24小时待命。张洋表示,身边大多数人都选择离职转行了。

李云2019年毕业后在一民企设计院任职不到三年,也果断离开,如今在家待业一年有余。他的离开理由是,自己没享受过建筑行业的红利,也不知道它以后能差成什么样,而且离职以前确实也没什么项目了。

一般而言,建筑类专业学生主要有三个出路,房地产公司、设计院和施工单位。过去房地产市场处于高速发展阶段,建筑学成为人人竞相追逐的热门专业,但近两年行业持续下行,热潮退去,大批人不得不逃离“建筑围城”。

“建筑生”的挣扎

地产红利不再,昔日凭借一腔热血挤进建筑学领域的人正经历一场职业困局。

“想转行,没得转;不转,又不行。”

刘香的现状是不加班,但也没有工资拿。她告诉界面新闻,自己在一家央企设计院,每个月工资3000-4000元,但已经欠薪10个月,不离职是因为所在城市就业岗位较少,也可视为在与企业赌博,看是否会面临破产。

一位在深圳从事建筑业的人士也感叹,这两年地产行业不景气,也波及到他们,今年不仅收入少了三分之二,还担心没有持续的业务,他所在的公司目前仅有一些存量业务。

自认为是“撞了南墙”的刘璐表示,其实2018年的建筑学已经在走下坡路,但最终义无反顾入学的理由是“热爱”。没想到热爱带给自己的却是玩命般的通宵,前倾的脖子与红肿的眼睛。

她从未见过有哪个行业像建筑行业,将加班通宵奉为圭臬,用体力和图面的堆砌掩盖空洞的设计思维,用花哨的形式和夸张的词藻掩盖这个学科内核的虚无。看清这一点后,她选择果断离开。

不过,在李云看来,真正困难是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。许多企业大幅度降薪,整个行业持续收缩。再加上房地产行业持续调整,到2023年很多岗位收入砍半,整体岗位至少缩水四分之一。

有人甚至感慨建筑设计不复存在。

带着满满憧憬进入建筑行业的孙洁,也未曾想到自己“出道即巅峰,还没过几年好日子,建筑行业突然就‘垮’了,年薪骨折,月薪一降再降,让人怀疑曾读过的书以及艺术素养通通化为乌有。”

降本增效早已成为行业共性。马建所在的一家民企设计院去年年终奖也打折,并且kpi也随之提高。据其描述,在建筑设计院任职的收入主要是基本工资加年终奖,年终奖属于大头,一般设计院年终奖都是十几二十万甚至以上。

“去年我听说好几个大院的年终奖都打对折,这一下少了不少。”马建说道。

土建挺惨的。马建向界面新闻表示,当年很多人拿着能进清北(清华、北大)的分数进了土木建筑,985毕业后拿着月薪几千的工资。

房地产行业下行后,有些从业者也想着转行。马建说,他已经开始从结构设计转行做建模软件,但依然属于房地产上下游企业。

“大家身边的朋友大部分都是土建行业,对于如何转型,也很焦虑。”

不仅从业人员工资下降,就连建筑公司这两年也面临大量整体转让的情况。

从“状元专业”到“天坑专业”?

十年河东,十年河西。在很多人眼中,建筑专业早已跌落神坛,从昔日的“状元专业”变成了“天坑专业”。

有人甚至埋怨,土木建筑专业应该在本科院校消失。“当年建筑学不管在哪所学校,都是当家专业,基本都是分数线最高的专业之一,如今不仅录取分数线一落千丈,连学制也五改四了。”

今年8月30日,一张网传公告在建筑行业内引起热议。网传公告显示,大连理工大学公告,要将其城乡规划、建筑学专业年限由5年调整为4年。业内认为,大连理工作为建筑“新八校”之一,预作出此改变,或许也是因为招生困难。

从建筑“老八校”( 清华大学、东南大学、天津大学、同济大学、哈尔滨工业大学、华南理工大学、重庆大学和西安建筑科技大学)近几年的录取分数线来看,整体趋势的确有所下滑。

从这8所学校在山东、河南、河北、安徽四个高考大省的录取分数来看,在2020-2022年,除清华大学外,其余7所高校建筑学三年内的录取分数平均降低超过35分,占比高达85.71%。其中,最高的同济大学三年间平均降分约70分,第二位是哈尔滨工业大学,三年平均降分约为56.3分。

而在湖南,建筑类专业正成为“垫底”专业。今年6月,据湖南省教育考试院发布的2023年普通高校招生录取控制分数线,建筑类专业本科录取分数线为421分,是除服装、美术和音乐这3个专业门类外录取分数最低的专业。

之前几年,湖南省建筑类专业的录取分数线曾超出财会、医卫、商贸等专业,不过仍处于连年下滑趋势。在2019年-2022年,该地的建筑类录取控制分数线分别是605分、600分、535分、501分。

李云认为,这与房地产行业的兴衰关联很大,过去房地产如火如荼发展,建筑专业也因此“吃香”,以至于很多原来完全没有理科专业的院校也开设建筑学,包括一些大专中专也开建筑工程专业。但现在房地产开始去泡沫,套利的时代过去了,市场人员供过于求,专业自然就冷清。

这期间,网上针对建筑专业的“劝退贴”比比皆是,“学什么都不要学建筑、规划、景观。”

这批“劝退”的人,有人已经主动或被动转行,有人还在苦苦“坚守”。 马建离开设计院后,倾向于在社交平台上分享自己的转行经验,并为网友提供设计院的一些内幕,“希望大家不要踩坑。”

也有人选择“逃避”。中国美术学院毕业的张雪,受益于老师的推荐进入华建集团华东建筑设计研究院。但最终也是热情抵不过现实,看不清未来走向,她决定离职考博,“形势不太好,先躲躲。”

网上一片“劝退”声,加之行业下行有目共睹,还处于学习阶段的建筑生们也十分迷茫。王冉告诉界面新闻,今年大四建筑二本学校在读,当初是调剂到建筑学,并不热爱该专业,不清楚接下来应该考公、考编,还是靠专业优势要走进这个行业。

到最后,大家形成一个共识是,家境优渥、有兴趣、有天赋,才适合留在建筑行业内,“还要加�

评论已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