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科开年人事大变局:孙嘉转战商业,周轶群“空降”南方区首

界面新闻记者 | 王婷婷

界面新闻编辑 | 李慎

2024年刚开年,万科进行了重大人事调整,张海对万科开经(地产开发业务)的绝对话语权得到全面展示。

1月14日,界面新闻从万科方面获悉,万科对组织架构进行调整并进行相应人事调整:新成立商业事业部,万科七个大区的商业业务、印力集团统一并入商业事业部;原南方区域首席合伙人(区首)孙嘉出任商业事业部首席合伙人,丁力业继续担任印力集团董事长,同时兼任商业事业部首席顾问,王海武担任商业事业部核心合伙人。

在内部公告中,新成立的商业事业部高管排序为孙嘉、丁力业、王海武。王海武曾是万科中西部区首,2021年“主动请缨”加入商业板块并担任印力总裁,此三人未来在商业板块中的权力分配还有待观察。

此外,更重要的变化是,2023年11月才加盟万科开发经营本部的周轶群,将接任孙嘉担任南方区域首席合伙人。

万科向媒体表示,公司一直坚持开发经营服务并重的战略,此次组织调整和人事安排也是匹配战略发展需要。一方面,消费类基础设施REITs试点为商业业务迎来了重要发展机遇,通过商业版块的一盘棋建设和强化团队管理力量,以更好地抓住商业业务发展机会。另一方面,开发业务在当前市场严峻挑战下,更需要以大江大海的开放心态,不拘一格用人才。

多位万科内部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,“十分突然,直到今天上午才听说,对周轶群这个人完全不了解。”

公开资料显示,周轶群是1979年生人,在苏州大学读完本科和硕士,于2005年取得管理学硕士学位,跟郁亮是同乡。从学历背景上看,他与万科一众哈佛、北大、清华毕业的高材生比略显逊色。

今年45岁的周轶群在地产行业拥有近20年的从业经验,曾在顺驰、路劲、仁恒和旭辉等多家房企任职。其职业生涯集中在长三角,加入万科也是在上海任职,并无南方区域(主要覆盖广东、福建、海南等省份)的工作履历。

他毕业后第一站是顺驰地产(融创前身),两年后担任无锡公司总经理助理、集团战略发展中心高级经理等职位,随后又担任顺驰上海公司担任副总经理。不久,顺驰地产陷入困境,在香港路劲获得顺驰近95%的股权,成为顺驰地产最大股东后,周轶群顺势加盟路劲地产。

周轶群在路劲待了8年时间,这期间他曾先后担任路劲地产济南公司常务副总、上海公司总经理等职位。2015年之后,周轶群迎来他的职业生涯“高光时刻”,在新公司仁恒地产“一战成名”。

2015年12月,周轶群出任仁恒地产上海公司总经理,期间他的业务能力受到老板认可,2017年带领仁恒在上海市场业绩突破百亿。但此后不久,他被调至集团,任职仁恒置地集团执行副总裁,不再负责具体业务,分管战略管理、投资发展及文旅业务。

一名接近周轶群的人士告诉界面新闻,“周特别擅长搞定年纪比他大很多的人,而同辈人对他评价却不高,个性上他适合当‘封疆大吏’。”这可能也是他从上海公司转到集团被架空的原因之一(在仁恒小老板的主导下)。

2022年是房地产行业大变革的一年,大部分地产职业经理人们都在寻找新的出路。2022年2月,周轶群加入了当时的民营房企“幸存者”之一旭辉集团。

最初,周轶群在旭辉担任集团副总裁兼运营中心总经理,对集团内部运作有了一定了解和熟悉之后,就被旭辉董事局主席林中派到山东,出任旭辉山东银盛泰集团总裁。这是2017年旭辉与山东银盛泰集团合作成立的旭辉银盛泰平台公司,周此去是充当解决平台纠纷的角色。

也是在这时,周轶群充分展示了他长袖善舞的一面,将合作方的纠纷问题处理得较为妥当,得到林中的喜爱,对他离开旭辉曾两次挽留。

上海地产圈对周的评价两极分化,“他情商极高,有想法,干事有巧劲儿,能解决问题。跑马、打网球,还特别能喝酒,酒量两斤起。”

也有业内人士评价周:不具备踏实肯干的气质,对于其在岗位上具体干了哪些事情,并不知道。

2022年11月初,旭辉宣布暂停支付境外债务,进入境外债务重组阶段。在旭辉任职1.3年后,他跳槽到万科,以合伙人身份任职,负责投资运营等相关工作。据业内人士透露,其实任职旭辉之前,周轶群就与万科开发经营本部首席合伙人兼CEO张海沟通过。

从2023年11初加盟万科开经本部,到2024年1月中旬“空降”万科业绩排名第二的南方区域,任职万科集团大本营所在地的区首,这名万科“新人”的晋升之路不足3个月。这与万科一贯的用人风格不符。

首先,周轶群所有的从业经验皆来源于长三角,在南方区域属于零经验。其次,他加入万科只有不到三个月,可能试用期都没过,要知道万科本就拥有非常庞大的人才储备,几乎所有的区首,都是从业绩优异的城市总中选拔,综合考量其负责过的城市和区域。

万科历史上极少有空降区首的情况,曾担任北方区首的毛大庆算一个,但毛生长在北京,在北京拥有强大的人脉资源和政府关系资源,这是他能空降并坐稳位置,带领北区攻城略地的重要前提和基础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周轶群的个人风格与万科提倡的企业文化和高管风格也不太符合,在郁亮的带领下,万科讲究低调朴实,踏实肯干,“当好农民种好地”,而周轶群的个人风格是“精英感十足”。

周轶群能否适应万科的文化和管理风格还是未知数,从上海空降到深圳,委以重任,这背后是张海对万科开经人事安排的绝对话语权。张海的管理风格是颗粒度非常高,在他的管控下,万科区首的影响力和发挥空间已经被大大压缩。

此次周轶群接手的南方区域,压力并不小。

作为万科大本营,南方区域是传统业绩大区,但近几年业绩承压。根据万科近三年业绩报告显示,2022年万科南方区域销售额是1039亿元,2021年销售额1450亿元,2020年该数据是1502亿元,连年缩水。

其实在孙嘉接手之前,万科南方区域的业绩就开始掉队。从2017年到2018年,万科南方区域销售额占比从28.6%降至23.64%,且排名直接从第一降到第三。

2019年,万科南方区域人事换防频繁,从城市总经理到区域负责人进行大调整。这年5月,孙嘉调任南方区域首席执行官,万科集团高管们和业界对他寄予厚望。

孙嘉执掌南方区域这4年多,万科南方区域业绩虽然下滑,但还是保住了业绩第二的位置。对孙嘉而言,此次调任商业板块将是一个新的尝试和挑战,还有不少业务需要拓展和提升。而周轶群此次“空降”南方区首,等待着南区管理层和员工们的,也许又是一场“血雨腥风”。

Previous Post Next Pos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