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鹰股份二度易主,珠海国资左右手互倒

文/乐居财经杨凯越

2019年的最后一个月,宝鹰股份(002047)(002047.SZ)的创始人古少明,大笔一挥,将自己所持有的大部分宝鹰股份的股权转让给了航空城集团,套现十数亿元,拱手让出控股股东的位置。

当初唏嘘他的离场,如今回头看,古少明此举多少有点“先见之明”的意味。

2020年,宝鹰股份净利润仅有1.11亿元,同比下滑超5成。而2021年,宝鹰股份巨亏16.52亿元,同比暴跌1588.98%。

到2022年,宝鹰股份预计亏损14亿元-21亿元,大概率将是亏损加剧。而就在业绩预告的几天后,宝鹰股份发布易主公告。大横琴集团将成为其新任控股股东,持股19.46%股份。且将掌握其35.05%的表决权,成为绝对的“话事人”。

从此次股权的收购价格来看,溢价超25%。本以为是航空城集团“甩掉了包袱”,但实际上,宝鹰股份的前后两位控股股东均属珠海市国资委旗下,等于是“左手倒了右手”。

控股股东变更的公告发出后,宝鹰股份的股价在隔天收盘上涨5.33%后,第二天股价就转向下滑。截至2月21日收盘,其股价收报4.06元/股,总市值61.56亿元。可见,无论接盘者是谁,大家对宝鹰股份的业绩“前途”仍报以观望态度。

溢价超2成接盘

2月19日晚间,宝鹰股份一纸公告披露,其控股股东拟由珠海航空城发展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“航空城集团”)变更为珠海大横琴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“大横琴集团”)。

据悉,大横琴集团成立于2009年4月,注册资本1亿元,主要承担横琴新区基础设施开发、招商引资、物业管理、项目管理、咨询服务、产业开发、风险投资等业务,是横琴新区的投资建设管理机构。

穿透其股权架构,大横琴集团有2个股东,分别为珠海市国资委和广东省财政厅,分别持股90.2069%及9.7931%。实际控制人为珠海市国资委。作为国有资产下的大横琴集团,投资范围十分广泛,旗下直接持股的子公司就高达26家。

而宝鹰股份的前控股股东,航空城集团成立于2009年7月2日,注册资本12.28亿元,法定代表人李文基,是珠海市唯一以航空航天产业为主营业务的市属国企。穿透其股权架构可知,航空城集团是珠海城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(简称“珠海城投”)旗下全资子公司,而珠海城投由珠海市国资委100%控股,所以航空城集团是珠海市国资委旗下全资控股的孙公司。

所以,宝鹰股份前后两任控股股东,同属珠海市国资委旗下。而此次股份转让,则更像是珠海的国企整合。

值得关注的是,此次股份转让分为两部分进行。首先,航空城集团拟将其持有的宝鹰股份约29.5亿股股份(占总股本19.46%)转让给大横琴集团持有。双方协商确定转让价格为4.932元/股,股份转让款合计为14.55亿元。按此转让价格计算,较宝鹰股份当前股价溢价25.18%。

另外,航空城集团将其持有的全部剩余股份的表决权,委托给大横琴集团行使(占总股本11.54%),同时还拟将宝鹰股份原实控人古少明所委托的表决权,一并委托给大横琴集团行使(占总股本4.05%)。两者合计占宝鹰股份15.59%股份表决权。

以上股份转让步骤完成后,大横琴集团将持有宝鹰股份19.46%股份和35.05%表决权,成为宝鹰股份最大的“话事人”。

营收、净利五连降

实际上,宝鹰股份在2022年12月份便发布了本次控股股东变更的公告。从最新披露的公告内容来看,除协议转让外,此次交易还附加了表决权委托事项,更进一步加强了新股东大横琴集团的“决策”地位。

而前控股股东航天城集团,入主宝鹰也不过才刚3年时间而已。2020年1月,航空城集团以5.48元/股分别受让宝鹰股份前实控人古少明、深圳市宝贤投资有限公司股份,入主上市公司。2年后,2022年1月,航天城集团又追加认购1.75亿股非公开发行股份,合计持股数为4.7亿股,占总股本的31%。

航天城对宝鹰股份的支持表现坚定,但宝鹰股份的业绩却鲜见起色。宝鹰股份是建筑装饰企业,主营业务包括公共建筑装饰、住宅精装修、幕墙装饰等。自2021年起,随着地产行业的陆续暴雷,类似宝鹰股份的装企“一夜入冬”。

2021年当年,宝鹰股份归母净利润大亏16.52亿元,而此前的2020年,其净利润尚有1.11亿元,2021年净利润同比暴跌1588.98%,由盈转亏。而其最新的2022年度业绩预告显示,预计2022年归母净利润为亏损21亿元至14亿元。亏损大概率将持续加剧。

宝鹰股份在业绩预告中表示,2022年,其主动调整业务结构,某大客户除了保交楼复工复产项目正常施工外,该类型客户的其他项目均已停工;其他客户的营收占比明显提升,且已连续承接多个优质项目,公司目前各项业务正稳步开展,生产正常运转。

但从业绩预告所披露的经营成绩来看,宝鹰股份的业绩复苏,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实际上,在地产暴雷之前,宝鹰股份的业绩就已现颓势。其营收及净利润的“高光时刻”均出现在6年前的2017年。

历史数据显示,2017年-2021年,宝鹰股份年报所披露的营收分别为71.64亿元、68.56亿元、66.77亿元、59.55亿元和46.69亿元,同比增幅为5.12%、-4.31%、-2.61%、-10.81%和-21.59%;同期其净利润3.67亿元、2.85亿元、2.09亿元、1.11亿元和-16.52亿元,同比增幅为8.03%、-22.26%、-26.73%、-46.88%和-1588.98%。

自2018年起,5年来,宝鹰股份的营收和净利润已经走了数年的下坡路,同比持续下滑。

向准大股东伸手求援

虽然业绩下滑多年,但2021年仍是其由盈转亏的分水岭,而这背后的主要原因,则来自于其曾经的大客户——恒大。

据此前数据,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及2020年1-9月宝鹰股份的前五大客户收入占比分别为39.57%、49.60%、52.71%和 56.72%,其中对恒大地产的销售收入占比分别为 28.86%、36.43%、42.70%、44.53%。恒大为宝鹰股份第一客户。

截至2021年12月31日,宝鹰股份持有恒大开出的商业承兑汇票金额为17.85亿元(含逾期未兑付票据8.95亿元,未到期票据8.90亿元),应收账款、合同资产累计金额为23.99亿元。

业绩颓势加高额应收账款的“拖累”之下,宝鹰股份的财务紧张程度也逐渐显现。财报显示,截至2022年9月30日,宝鹰股份的货币资金为8.55亿元,比2022年年初的14.58亿元,减少了约41.36%。

钱在减少,债却在增加。截至2022年9月30日,宝鹰股份的短期借款为20.66亿元,比2022年年初的17.07亿元增加了约21.03%。对比手中现金,宝鹰股份资金缺口达12.11亿元。

为此,在航空城集团成为宝鹰股份不久后,宝鹰股份3次向其借款,均用于日常经营需要。而大横琴集团还未正式入主之时,宝鹰股份就已开口求援。今年1月,宝鹰股份发布公告称,拟向珠海大横琴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“大横琴集团”)申请3亿元借款,借款额度期限为2年,借款年利率为5%,借款原因系经营发展需要。

彼时,大横琴集团还未与航空城集团正式签署转让协议,就已开始输血。但实际上,大横琴集团近几年的业绩表现,也不算令人满意。数据显示,2019年-2022年前三季度,大横琴集团的营收分别为35.05亿元、53.87亿元、82.19亿元和39.55亿元;同期,其净利润分别为2.83亿元、4.97亿元、-7.57亿元和-12.44亿元,近两期财报均处于亏损状态。

往期精彩内容回顾

三威新材IPO,李茂洪涉嫌内幕交易被翻出

巨亏高至4.8亿,蒙娜丽莎(002918)忍痛救子

“假洋牌”凯迪仕启动IPO,苏志勇背后豪华朋友圈浮出

家居震荡开局,54位高管职务生变

创始人卷入茅台(600519)受贿案,同富股份带污点上市

家族企业久正工学靠贴牌出海,低毛利难扛汇兑损耗

帝欧家居“蛇吞象”消化难,净利预亏高至16亿

“集成灶一哥”内忧外患:股东减持套现,投诉不断增多

资金缺口超12亿,宝鹰股份向预备股东伸手借3亿

诗尼曼撤单 | 封面文章

pictureIds

(责任编辑:蒲莎莎 )
Previous Post Next Post